相关文章

广州幼儿园招生有四大怪象 “关系条子”是首怪

怪象三:学费赞助费都在涨

据了解,今年随着“金猪宝宝”扎堆入园,不仅找人找关系入园难度大,就连赞助费也在上涨。“去年比较好的幼儿园赞助费一年是一万二,今年已经涨到了三年三万八,而且是一次性交清,不能退款。”正等着广州一顶尖幼儿园通知书的李先生说。

不仅如此,民办幼儿园的学费今年也行情见涨。孩子在海龙湾慧源幼儿园就读的孙女士日前收到幼儿园老师的口头通知,从今年9月起,保教费方面将从1000元涨到1300元,此外还有200元的餐费和80元的校车接送费。“一年就得1万多块钱,比读大学还费劲。”

据了解,广州民办幼儿园按收费大概分为三个层次。收费最平的小型私立幼儿园人手较少而采取“家族式”,一般每月要200至300元,在这轮涨价潮中大约上涨10%至20%;中档收费的私立幼儿园是本次涨价潮的“中坚力量”,这类私立幼儿园原先收费为每月800至1300元,价格预计将上浮10%至70%,一年下来,费用远超大学平均每年4500至6000元的学费;而原本年收费过2万元的高端幼儿园则基本没有涨价,这类幼儿园多开在大型住宅区内。

公办园进不去,民办园读不起,这让年轻的父母很“纠结”。

怪象四:幼儿园也有“预科班”

在排队、找关系、民办幼儿园学费高昂的“夹击”下,这两年流行起“幼儿园预科”。不少家长纷纷抢驻报读幼儿园开办的早教班,提早“占坑”。

广州彭先生的女儿两岁八个月了,按年龄今年9月份该正式入园。可他打听了几所心仪的幼儿园,招生计划都已满。有的幼儿园甚至“去年就已经招满了”。更意外的是,在他打听的幼儿园里,有两所都开办了早教班,即孩子2岁就入园了,差不多一岁多就得报名。“多数已额满的幼儿园,在关系户之外,收的就是自己早教班的孩子”。

记者采访获悉,目前开办较正规早教班的,基本都是热门幼儿园,只要上早教班,就相当于“一只脚迈入了幼儿园”。虽然没有硬性规定幼儿入园必须先上早教班,但因早教班的人数已达到小班的招生计划,所以,未上早教班的孩子自然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原本孩子3岁才面临的“入园难”,现已演变成孩子2岁的“入早教班难”。

广州数字

广州目前在教育部门备案的幼儿园有1493所,在园人数达到31.2496万,其中广州市户籍的幼儿入园率是111.18%。如果加上广州的流动人口,现有幼儿园远远满足不了入园要求。

广州有1500多所幼儿园,公办园不足5%。而民办幼儿园收费采取申报制,其价格不需要政府批准。在此情况下,容易出现“羊群效应”,即“你涨价,我也涨”。

目前,广州幼儿园的学位数跟适龄入园儿童数量大致匹配,但存在结构性问题。即“两头大,中间小”,贵族化的幼儿园多,低档次的基本看护型幼儿园也多,而符合城市中等收入家庭需求的“经适”型幼儿园数量较少。